新闻动态 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 > 至尊平台app >

曾毓群紧跟马斯克

2022-04-16 00:13 点击:
html模版曾毓群紧跟马斯克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|字母榜,作者|刘星志,编辑|赵晋杰

马斯克在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开工仪式上再一次即兴起舞,与特斯拉柏林工厂相距仅300多公里的德国图林根,宁德时代新基地也于近期实现投产。

曾毓群又一次跟上了马斯克的步伐。2020年,马斯克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开工仪式上即兴热舞后两年,相距特斯拉上海临港超级工厂仅3公里的宁德时代上海临港基地,于2022年初投入生产。

据彭博社报道,宁德时代正考虑耗资50亿美金,在北美建造一座年产能800亿瓦时的电池工厂,为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客户供货。有分析认为宁德时代此举将有利于就近配套特斯拉美国工厂。对此,宁德时代回复“不予置评”。

据公开信息,宁德时代与特斯拉共签署过两次合作协议,一次是在2020年2月,锁定的供货期是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;另一次是在2021年6月,锁定的供货期是2022年1月至2025年12月。

目前来看,在动力电池产能缺少的大背景下,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的“联姻”仍处在蜜月期,但新的挑战正在逐一浮现。

在特斯拉大本营——美国市场,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崛起,包括日本松下,韩国SKI等电池厂商已经赶在宁德时代前面,陆续公布了投资数十上百亿美元的美国本土建厂计划。

随着越来越多竞争对手入局,和特斯拉的蜜月期究竟还能持续多久,宁德时代难免要开始担忧。

01

胡润研究院发布的《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》中,前1000名富豪有25位来自汽车产业。借助大火的新能源行业环境,宁德时代过去两年股价飙升,曾毓群以3350亿元身价排名车圈第二,仅次于马斯克,是“蔚小理”三家创始人财富总和的两倍还多。

宁德时代股价起飞成为“宁王”,就是从绑定特斯拉开始。2020年1月,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中宣布与宁德时代达成合作,在此之前,双方合作的消息已在市场上传了两个月,宁德时代的股价籍此翻了一倍。

彼时,对于宁德时代来说,与特斯拉的合作协议,就是其产品品质的背书,博天堂旗舰厅,也是品牌最好的广告,同时也提振了资本市场的信心。宁德时代市值由2020年初的2400亿元,一路飙升至突破万亿大关,获封“宁王”称号。

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

目前,对于宁德时代来说,特斯拉已不仅仅是一块“金字招牌”,更是其第一大客户。据世纪证券数据,按装机口径计算,2020年特斯拉为宁德时代第三大客户,占比5%,到2021年第一季度,特斯拉一跃成为宁德时代最大客户,占比24%。

随着特斯拉销量剧增、产能爆发,电池的需求也会大幅增加,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的绑定也开始越来越深。

宁德时代近日投产的德国图林根基地,与特斯拉柏林工厂相距仅300多公里,该基地项目于2018年7月审议通过,预计投资金额为2.4亿欧元,到2019年6月,宁德时代董事会同意公司对该项目增资,增资后项目投资总额不超过18亿欧元。

增资消息发布5个月后,2019年11月,马斯克正式宣布,特斯拉第二座海外工厂将落地德国柏林。该消息放出前,特斯拉团队在德国地区进行了长期的选址考察。

在特斯拉不断寻求产能扩张的途径中,宁德时代的新基地正在有意无意向特斯拉靠拢。

年初有消息传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将从每年约50万辆提升至每年100万辆,来应对供不应求的海内外订单。与此同时,宁德时代上海临港基地在年初宣布投产,距特斯拉临港超级工厂仅3公里。

在特斯拉柏林工厂首批车主交车仪式上,马斯克提到自己正在制定特斯拉宏图计划的第三部分,其中的一个重要计划就是规模化,实现高产量。

在面对台下提问时,马斯克表示特斯拉未来肯定会走向南美等其他市场,且十年内有望再建10家超级工厂,以达成年产2000万辆汽车的既定目标。

马斯克

马斯克一系列激进目标的背后,都是为了提升特斯拉的当前产量。而想要实现这些目标,离不开电池厂商的配合,正如马斯克判断,“去年和今年的主要挑战是芯片短缺,明年和未来两三年的瓶颈将是每年能生产多少电池。”

在这一大背景下,除了最近曝出即将赴北美建厂的传闻外,想必宁德时代还将有更多新电池基地会围绕在特斯拉新工厂旁边。

02

马斯克多次创业经历中都选择All in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赌徒”;曾毓群信奉“赌性更坚强”,并把这五个字装裱成字画,挂在办公室里。看到这幅字画的投资人表示震惊:福建人,为何不挂“爱拼才会赢”?曾毓群回答道,“光拼是不够的,那是体力活;赌,才是脑力活。”

最能体现曾毓群“赌性”的,莫过于与华晨宝马的合作。宁德时代起步之初实力有限,手头仅有的大客户是苹果,为后者手机供应电池。从没踏足过汽车产业的曾毓群,在一片质疑声中,接下了华晨宝马抛过来的“烫手山芋”——为其纯电动汽车提供电池。借助宝马“背书”,宁德时代一跃站上了国内动力电池的行业老大地位。

曾毓群今年54岁,只比马斯克大3岁。但在曾毓群人生的前五十年里,他与大洋彼岸的这位狂人并无直接交集。

2018年是两人关系的转折点。是年7月,正值宁德时代上市一个月,50岁的曾毓群受邀来到上海一家酒店。在酒店里等他的人正是马斯克。彼时,特斯拉刚与松下因为电池价格问题发生矛盾,急需换一个新供应商,宁德时代这颗行业新星引起了马斯克的注意。

一个月后,马斯克再次和曾毓群会面,但两次商谈均无实质结果。有消息称合作未达成的原因是曾毓群认为利润太低,松下就是因马斯克压价太狠、无利可图而抛弃特斯拉。同时,特斯拉的巨额亏损也让曾毓群顾虑重重。

事情的转机在2019年出现。

2019年8月29日,48岁的马斯克出现在上海举办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。在大谈火星移民和人工智能后,马斯克在会后“失踪”。有记者经过多方打探得知,马斯克的飞机还静静停在浦东机场的专用停机坪上,未曾离开。

2020年2月3日,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,自己将成为特斯拉新款Model 3的电池供应商。

公告发出后,有消息称,马斯克会后“失踪”,是去密会了曾毓群与部分宁德时代高管,双方在一小时内达成了合作意向。彼时距离特斯拉上海工厂投产仅剩4个月。

2021年5月上海交大的一场校友论坛上,沈南鹏向曾毓群抛出一个问题:多家车企找你要电池,但你的产能有限,你怎么分配?

曾毓群的回答是:我不去猜车厂能做多少,我们希望他们对自己有信心。所以通常是车厂包生产线,不是一年,而是明年后年,甚至5-10年。

这次合作给两家公司带来的利益颇丰:特斯拉凭借国产Model 3引爆新能源车市场,结束了17年的亏损历程;宁德时代也在动力电池行业一骑绝尘,市值飙升至万亿,被冠以宁王称号。

03

2022年开年,一系列谣言直指风口浪尖上的宁德时代。

谣言直接波及宁德时代股价。在去年12月3日达到692元的高点后,宁德时代的股价开始缓慢向下,并在2月11日收归489元,跌破500元大关。

2月13日午间,宁德时代通过官方微信号发布一则严正声明,称近期网络平台相继出现关于宁德时代被美国制裁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、与特斯拉谈崩等一系列恶意谣言,引发市场误解曲解,影响企业声誉。谣言无事生非毫无根据,性质恶劣。为维护企业正当权益,2022年2月12日,宁德时代已向公安机关正式报案,将对造谣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声明发出一天后的2月14日,宁德时代再次组织了一场临时的投资者调研活动,邀请了50多家投资机构,高瓴、红杉、淡马锡、富达、腾讯都在受邀名单里。对于外界最关心的与特斯拉关系的问题,曾毓群没有正面回应,只是说到“美国市场,宁德时代是一定要进的。”

一系列动作后,宁德时代股价企稳回升,重回500元以上。

宁德时代急于进入美国市场,一方面是就近配套特斯拉的地利,另一方面也是松下等竞争对手给予的压力。

Canalys数据显示,2021年全球电动汽车650万辆的销量中,美国仅贡献了8%,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在美国不足3%。为了刺激美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崛起,去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一项行政令,要求至2030年美国新能源汽车销售要占50%,针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法案也正在路上。

在美国市场争夺战中,宁德时代的脚步已然落后。近期有消息称,特斯拉的另一家供应商松下,正计划斥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建厂,为特斯拉生产供应4680电池。另一家韩国厂商SKI于今年1月宣布,将与福特合作投资114亿美元,在美国建设3座电池工厂和一座生产F系列电动皮卡的工厂,建成后的年产能约129GWh。

位居全球电力电池装机容量第一的宁德时代,国内市场对其贡献功不可没。数据显示,2022年2月中国市场动力电池公司装车量中,宁德时代占比48.02%,世界排名第二的LG新能源仅占比2.59%。

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国内二三线电池厂开始加速与宁德时代抢夺订单。据潇湘晨报报道,今年2月装机量排名第7的蜂巢能源挖角宁德时代员工,被宁德时代起诉。2月份,“蔚小理”联手增资装机量排名第9的欣旺达。

福建宁德时代公司厂区

车企为了供应链安全,一般不会让电池厂商一家独大,即使是特斯拉,也不会将鸡蛋放进同一个篮子里。

尽管目前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的“联姻”尚处于蜜月期,其他厂商还没有能力满足特斯拉的庞大需求,但想要保住全球电池一哥的位置,“宁王”还不到高枕无忧的时候。

参考资料:

《曾毓群“赌”未来》中国企业家杂志《宁德时代在憋一个大招》华尔街见闻《宁德时代有多需要特斯拉?》深途《和特斯拉谈崩了?万亿“宁王”报警:恶意谣言,公安已受理,特斯拉也回应了》36氪《比肩任正非:马斯克背后的香港首富》创业家